罗马

【题记】:20年前看动画片《小妇人》的时候知道了威尼斯有一座叹息桥,开始了对意大利的向往,并认定了只和爱人一起。

飞机下来直接去的码头。
我的心情都还没有笃定,船就摇晃起来了。
海风吹着,颠簸间,不一会儿我便吐开了。
所以在星星挂满夜空之前,我已经不幸地躺到了船舱里。
清晨5时许,被守夜的Christophe和Doudou惊醒。丫卯足了劲儿地敲打船身一并有节奏地大声吆喝。
我恍惚着爬到船头。像梦一样:衬着满月银光,看到一群海豚交错着游梭于帆船的四周,水花点亮了无数微小的浮游生物,勾勒着晕开的波纹。
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海豚的情形,难以置信的。
在离开罗马的海上。

图片1

Christophe和Doudou十几年的交情。我不忍心用“老奸巨猾”来形容他。总之,是个人物。
历经了一场险些要了他性命的交通事故以后,娶了当日在摩托车后座上的Stéphanie,买了这艘铝壳的帆船,取名《Yo!》。
Christophe年轻的时候,在新加坡工作过,与东方结下了不解之缘。对郑和几下西洋的故事充满好奇,对我应该没有多少信任。Stéphanie是一个貌似温和却极要强的女子。印象中,她很少聊到自己,想什么也未必都说出来。
所以,海上的日子并非如我事前设想得轻松,总有一些别扭的。
好在每天都有美滋滋的酱油饭和清凉的番茄罗勒马苏里拉!

图片2

回到罗马,才意识到陆地上的气候是意大利早已炎热的六月。
道别Christophe和Stéphanie,上岸后,脚下却还晃着。
罗马的魅力是严重超载的模式。

Tannenbaum 2011

【题记】:年终小结向来是我的弱项。

Seillans的橄榄树相继受到9月干旱10月蝇虫11月暴雨和12月寒风的侵袭,侥幸残存的,全都精小干憋的个头儿且不油不腻。
城镇上Charles的油坊迟迟开不了工,Doudou家便不得不省却了往年圣诞收橄榄的工序。
索性这阳光从节前明媚到节后。

入秋的时候开始上德语课。
老师是一枚穿着守旧热心肠喝高了就特爱跳动的老头儿。
短短的4个月,我于德语便冰释前嫌了,久违地搁浅在学习特有的充实感里,沉醉不已。
然后,凭借我基本为零的词汇量和错乱的语法,同Doudou妈三不五时地简短通信着|||

圣诞礼物是我梦寐以求的酸奶机,从此开启了我疯狂自制酸奶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