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s 2012

【题记】:Ça fait un peu strange, le camion sans toi :-*

Doudou从山里发来短信的时候,我正在巴黎圣母院顶楼观望巴黎铁塔璀璨的夜光礼服在某个整点炫耀地闪烁起来。

这次北上巴黎是去见故人的。
萌小表哥多年不见,还是一副令人倾心的直爽个性。
老没心没肺地唧唧歪歪,一股子年轻的劲道。
小天使冰淇淋在Huchette大街上舔起来的滋味绝不逊色于意大利声名煞气的手工冰淇淋。

Tailor

Tinker, Tailor,
Soldier, Sailor,
Rich man, Poor man,
Beggar man, Thief!

【题记】:偶尔念及学3L时读熟的英语童谣,琅琅地,很上口。

连续两星期忙于搬家各项事宜,劳心劳力,徒增白发。
昨天把不怎么健硕的熨衣板撩到大街上,对面5年都没搭上话的邻居老妇人竟主动凑过来唠嗑:“远远地总看见你们楼上灯火通明,这一搬走,倒叫我们老一辈的寂寞了。”
我:“这哪儿能啊?后继的室友下周就来了。”
老妇人:“是麽?那琢磨着感情好。”
老太太倒也是个爱热闹的人。
老妇人:“这熨衣板是要扔了吗?”
Doudou:“是啊,杂物太多。”
老妇人:“那我收了它吧……我从前是做裁缝的,放到我乡下的屋子里吧。”
我:“那自然好。”
老妇人接着就说开了:“当年我是做男裤的。隔壁街区里一个过世的老先生生前年年都来我这儿改裤头。我家83岁的老头也是好福气,有个会手艺的替他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