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很多事,来不及弥补

【题记一】:爷爷年轻的手。

爷爷八十六岁了,身子硬朗,依旧每天骑车去茶馆下棋。
全家聚餐的时候,爷爷就坐在我身旁,一壶几十年不离手的黄酒,熟悉的味道。
爷爷说:飞机不按平价载过八十的老人……爷爷有五万块……五万块去一次法国够不够?……
爷爷说:我这一辈子,抗过枪,吃过子弹。儿子女儿都有了自己的儿女,一个重孙一个重孙女……爷爷现在最快乐,不再忧愁什么……就是想你。
爷爷说:几个孩子里,你爸爸对我和奶奶最好。
爷爷又说:但是,你妈妈对我和奶奶比你爸爸更好。
那天晚上,爷爷说了好多话。

【题记二】:奶奶受伤的脚。

奶奶八十岁了。同爷爷的几十年,种过地,养过鸡,淡淡的似水,一如既往。
年前,一不小心把脚摔了。
奶奶说:医生不给开刀,说我年纪大了风险高。静养到现在,脚已经不疼了,就是站多了会肿。
奶奶说:我是有神保佑的。如果你爸妈和你都信了耶苏,我们在天上碰头,那该多好。
奶奶五十岁以前因为没上过小学所以不认得多少字。信教以后为了唱诗,竟自学了许多字。
奶奶总说:只要你高兴,奶奶就高兴。
那天晚上,奶奶喝了好些酒都没醉。

【题记三】:外婆的满头银发。

外婆也八十岁了,最见不得伤心的事,所以每年我走的时候,她都不来送行。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电话里,外婆问: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下次……回来过年吧……
外婆说:下次,呆得久一点,多陪陪你妈妈。
我说:……哦……
我每次都说“哦”,只会说“哦”。

之后,我搂住Doudou哭了很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